他也曾给她策划过这样一场婚礼

南京婚纱摄影排行榜,口碑最好的南京婚纱摄影
2018年2月7日
小型婚礼应该怎么去布置
2018年2月8日

他也曾给她策划过这样一场婚礼

第1章 嫁给我(1)

奢华气派的总统套房。

从门口进来,散落在地毯上的物品看起来糜乱不堪。

高跟鞋。

皮带,男款?领带、白色衬衫。

床边,散落着铮亮的意大利定制皮鞋,米黄色小礼服,bra,黑西裤……

他也曾给她策划过这样一场婚礼

加大的豪华双人床上。

熟睡的女子神情沉静、五官清纯精致,肤若凝脂;海藻般的乌黑发丝柔柔地披在枕头上,身上盖了条毯子,暴露在外如白玉般的圆润香肩上有几处青红色的淤痕,看起来格外刺眼、暧昧。

女子身旁睡着一个男人,他蜜色的长臂隔着毯子搂住女子的腰肢,毯子的一角正好1遮住重要部位,身体肌理优美大长腿,身材绝对是完美的黄金比例。

“唔……”

梦中,女子微蹙着眉嘤咛了声,慵懒地翻了个身,继续睡。

而向来浅眠的男人听到动静,倏地睁开眼睛,敏锐察觉到身边有人,他猛地坐起来。

锐利冷眸微眯,看着身旁睡了个陌生女子,身上尽是欢爱后留下的印记。

他如墨的眸子掠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波动,那张如鬼斧神工雕塑的俊颜却没有一丝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内心在想什么……

……

不知过了多久。

原本熟睡的女子悠然转醒,缓缓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

目光不经意瞥见床上的男人——

“啊!!!”安小兔尖叫着滚下床。

“你你你……你是谁?”她声音颤抖问,用毯子紧紧裹住自己,又愤怒又害怕。

看到床上突然出现了个陌生男人,她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唐聿城。”男人声线冷硬答道,那俊美妖孽的冰冷脸庞不带一丝情绪。

“不是……我没问你……等等我们……我们昨晚没……”安小兔语无伦次的话被男人打断:

“做了。”他冷道。

安小兔一愣,然后红了眼眶,抽噎了几下,忍着想哭的冲动,“你没什么病吧?”

“第一次。”唐聿城冷道,深邃幽暗的眼瞳眸光流转。

“你……”安小兔怒瞪着他,直接说没有不就行了,谁想知道他是不是第一次啊。

目光不小心瞥到他下半身的苏醒,苍白的小脸瞬间红如血染,吓得她连忙移开视线。

妈呀,那啥也太太太大了吧。

他能不能把衣服穿上再说话?

“我会负责的。”男人又突然丢下一句话。

“啊?”安小兔反应不过来,一双柔亮水润的眸子呆呆地看着他。

“和你结婚。”他解答她的困惑,看着她呆萌的样子,如墨的眸子暗了暗。

“不不不。”安小兔连忙摆着手,忍痛故作潇洒道,“反正现在约炮、一夜情啥的都挺流行的,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你心里过意不去就当一场梦,不用对我负责,真的。”

天知道她以前是很鄙视约炮、一夜情之类的。

虽然他长得很好看,近乎人神共愤的程度,可她才23岁,还没玩够呢,她计划是28岁左右结婚的。

唐聿城听着她的话,不悦地蹙了下眉,风华绝代的冷漠俊颜掠过一抹冷锐凌厉。

看了眼时长,口吻很强势说道,“半个小时后我们去民政局。

安小兔立刻被他的话气得‘蹭’地跳起来,精致的小脸涨红,怒声道,“要去你自己去,本小姐5年内都没有结婚的打算。”

通常这种情况,男人不是急着甩锅,早就溜得没影了吗?

这男人有病,不按牌出牌。

“我只是通知你,并非征求你的意见。”唐聿城微微一眯眼眸,冷声严肃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说了我目前不、打、算、结、婚!!!你想结婚,去找个同样想结婚的女人。”安小兔气得快要吐血了。

喵的,睡她一夜还不够,还想合法睡她一辈子。

做梦!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

门铃突然响起,安小兔吓得一溜烟躲了进浴室。

唐聿城从容不迫找了件浴袍穿上,才走去开门。

“先生,你要的东西。”一名身穿酒店制服的年轻男子将几个袋子叫给他。

“嗯。”男人点了下头。

重新关上门后,他提了两三个袋子走到浴室门外,敲了下门。

“衣服,拿去。”

安小兔犹豫了几秒钟,才提心吊胆打开一点门缝,拿了东西后立刻把门关上。

泡在浴缸里,安小兔看着身上的淤青,觉得屈辱、委屈、伤心……

但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她记得好像昨晚来酒店参加学校举办的庆典宴会,校方邀请了一些历年来捐助学校的名流贵胄,然后她喝了些酒,感觉有些难受,去休息室休息会儿……

之后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记得了。

……

半个小时后。

安小兔梳洗完毕,忍着两腿间的酸痛,衣装整齐从浴室走出来。

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俊美男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交叠起来,姿态优雅而高贵,全身散发着冷漠而尊贵的强大气场。

妈呀,哪里来的这么风华绝代、俊美如斯、如神一般的男人。

安小兔一时看呆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男人走到她面前,说道,“走吧。”

“你干、干嘛?”她眨了眨眸子,呆呆地问。

“去领证。”

两个字,如魔咒般让安小兔立刻清醒过来,有些不可置信看着他。

这这这衣冠楚楚、宛若神祇的男人是刚才那个不穿衣服的混蛋?

“我说了,我目前不结婚,也不会跟你结婚的。”她坚定道。

虽然他长得非常俊美。

但是,脑子进水的傻子才会因为失去处子之身的一夜情,而贸然和一个陌生男人结婚呢。

“理由。”他问。

“我还没玩够,还没赚钱买买买,还没去普罗旺斯、还没看北极之光、没去巴黎、柏林……一旦结婚,接着就是生小孩儿,就得在家带孩子,还要伺候丈夫,想去哪儿都不方便,所以28岁之前我都没打算结婚。”

她的想法是趁着年轻,该玩就玩,不然结婚了就玩不动了。

因此,她才不要那么早跳入婚姻的坟墓。

“我有颜有钱有权体力好。嫁给我!整个京城你可以横着走。婚后,千亿财产全数上交随你花;孩子生或不生你决定。”

他冷静如若,如在战场谈判般,抛出诱人的闪婚条件。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眼看着时长一分一秒的过去,再耗下去,慕迟曜真的就来了。

  言安希不管三七二十一,她还是先走为妙。

  她趁陈航的警惕稍微有些放松的时候,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她才不要在这里和慕迟曜有什么牵扯!

  昨天晚上她才把他惹炸毛了,说不准他今天会怎么对她!

  表面上看起来慕迟曜对她还不错,实际上,只有她清楚,他对她根本没有感情,甚至都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之情。

  言安希飞快的往楼梯口跑去,刚刚跑了几步,整个人就结结实实的撞进了一个人怀里,她只觉得眼冒金星。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闻到了熟悉的,淡淡的味道。

  慕迟曜。

  “跑什么?嗯?”慕迟曜看着怀里的女人,声音低哑,“躲我?”

  言安希揉着被撞了的鼻子:“不是不是”

  “那是为什么?”

  言安希赶紧讨好的说道:“我是看见你来了,我高兴,我一激动,就跑过来了。”

  “噢”慕迟曜拖长了声音,“投怀送抱?”

  言安希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二话不说,先伸手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身,认个错:“老公,昨天晚上,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以后,我一定乖乖的,什么都听你的,一个字都不再多问。”

  慕迟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唇角微勾。

  言安希有主动说道:“听说,你是要来视察这里的工作?那我不耽误你时长了,我等着你。”

  慕迟曜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言安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比昨天晚上,更让人厌烦?”

  她心里一沉,却还是乖巧的笑着,眼睛一眨一眨,静静的看着他。

  “知道为什么吗?”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慕迟曜低头,薄唇贴着她的耳畔:“因为,讨好我这件事,你没有用心。言安希,你在敷衍我。”

  他的话和他的眼神一样,犀利得让人无所遁形。

  言安希浑身一僵,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无助,还有迷茫。

  “你这样的表现,连及格都达不到。”慕迟曜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扬手推开了她。

  言安希站在原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陈航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慕总,我们先去哪个部门?市场部和设计部都已经准备好了,您随时可以过去。”

  慕迟曜沉沉的“嗯”了一声,眼角余光都没有看言安希一眼,大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言安希看着他和自己擦肩而过,心里越来越难受。

  就在慕迟曜已经越过了她的时候,言安希忽然咬咬牙,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慕迟曜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句:“放手。”

  “慕迟曜”言安希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

  慕迟曜一动不动,浑身的气场凛冽得让人不敢直视。

  “既然我嫁给了你,那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太太。”  慕迟曜抬手,修长有力的手指,丝毫不费劲的挥开了言安希,理了理微皱的袖口:“我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言安希愣愣的看着慕迟曜走远,高大的背影十分挺拔,却又显得那么的决绝。

  慕迟曜原本是她高不可攀的人,可她现在是她的丈夫,却又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她收回目光,看着自己被他挥开的手,默默的收了回来。

  言安希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苑华公司。

  她真的没有想到,苑华公司作为慕城首屈一指的室内设计龙头公司,竟然会是慕氏旗下的一家子公司。

  言安希是学室内设计专业,以后成为设计师的话,工资会高很多,她也一直往这个方面发展。

  那一晚,她睡了慕迟曜,就改变了她所有的人生轨道啊!

  公司门口停着一排豪车,气势浩大,正中间的那辆车,言安希人生,是慕迟曜的座驾。

  他来视察,排场都这么大。

  司机认出了她,连忙迎了上来:“太太。”

  她点点头:“他在视察工作,我去车上等他好了。”

  “好的,太太,”司机连忙应着,替她打开车门。

  言安希坐了进去,她都觉得这车厢里,都有独属于慕迟曜的熟悉味道。

  总而言之,这辈子,她是逃不开这个男人的了。

  言安希耐心的等着,一个小时以后,她看见慕迟曜从公司大门里走了出来。

  他走在最中间,身后是特别助理陈航,前呼后拥的,身边围了好几个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殷勤得很。

  慕迟曜的脸色则是淡淡的,举止优雅有风度,步伐不紧不慢。

  他将所有人都抛在身后,径直往车这边走来,司机恭敬的替他打开车门,他弯腰坐了上来。

  言安希轻声喊道:“慕迟曜”

  他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沉声吩咐道:“回慕氏。”

  说完他就往座椅上一靠,有些懒懒的,闭了闭眼,然后又睁开,看样子是有些疲倦。

  言安希眼珠一转,想了想,于是凑了过去:“老公,我给你捏捏肩膀。”

  慕迟曜瞥了她一眼,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言安希只当他是默认了,连忙伸出手去,开始给慕迟曜捏肩捶背。

  她靠得很近,头发从肩膀上滑落下来,发尖软软的垂在慕迟曜的西装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慕迟曜的指尖搭着眉骨,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说话了:“你以为叫一声老公,我就会原谅你?”

  言安希摇摇头,认真的说道:“我不是在求你原谅,因为你本来就是我老公啊,我没叫错。”

  慕迟曜侧头看着她,她赶紧笑笑,手上捏肩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眼前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她和慕迟曜的关系给修复好。

  以后她真的再也不多嘴了,有些事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不说出来了。

  对于慕迟曜和慕天烨而言,她只是一个赌注而已,是不该有自己的思想的。

  慕迟曜收回目光,被她这样揉揉捏捏,肩膀倒还真的舒服不少。  只是慕迟曜却冷哼一声:“言安希,你现在吃穿不愁,弟弟的医药费我也给你出,你还背着我来找工作,是觉得我亏待了你?”

  “不是不是,我是想我总不能游手好闲啊,不能没有目标的这么过日子”

  “你有目标。”

  言安希一愣:“啊?我有什么什么目标?”

  “讨好我。你忘记了?”

  她无辜的说:“我现在就是在讨好你啊,你感觉不出来吗?”

  一边说着,她一边微微加大了力道,更加卖力的给他捏肩捶背。

  慕迟曜唇角一勾,笑得意味深长。

  言安希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讨好你不是我的目标,而是我的本分。性质不一样。”

  慕迟曜嘴角边的笑意越来越大了,言安希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个做法是对的。

  “裙子挺漂亮,”他忽然说,“是在你房间选的吗?”

  言安希点点头:“对,我随便选了一条连衣裙”

他也曾给她策划过这样一场婚礼

  其实言安希是想选最贵的一条连衣裙,可是看来看去,没有最贵,只有更贵,她就放弃挑选了。

  而且这些衣服都是高级定制的,只有一件,随便哪件都贵。

  “心里在想什么?”慕迟曜淡淡开口,“是在想,我给你最好的吃穿用度,却不肯慷慨的付清你弟弟的医药费?”

  言安希一惊,慕迟曜他是会读心术吧?怎么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可她还是下意识的否认:“没有。我已经很满足了。”

  慕迟曜坐直了身体,顺势拂开她的手:“看在你今天捏肩的份上”

  言安希眼睛一亮:“看在我今天捏肩的份上,你不扣我这个月的那一千块钱了?”

  昨天在民政局,慕迟曜给她的那张银行卡,他说每个月可以刷两万,可是后来因为她不经意的抱怨了一句,他就扣掉了她一千块,变成一万九。

  这件事,言安希一直记在心里,心心念念着什么时候可以加回来。

  看她这么高兴,眼睛里闪着灵动的光芒,眼眸又清又亮,像是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慕迟曜点了点头。

  言安希高兴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一千块也是钱啊,都是她弟弟救命钱。

他也曾给她策划过这样一场婚礼

  她看了一眼车窗外,很快就要到慕氏集团了。没想到在车上这么一会儿的时长,她竟然能有这么意外的收获。

  慕迟曜淡淡的问道:“你想要一份工作,是吗?”

  言安希一愣,然后点点头:“是,我想工作。”

  “与其去苑华子公司,还不如直接去慕氏总部。”慕迟曜眉尾一挑,“慕太太可以去慕氏干一份实习工作。”

  “我去慕氏?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不想去?”

  言安希迟疑了一下:“我的身份”

  慕迟曜声音微微一扬:“那又怎样?”

  “呃”言安希还在犹豫,“我怕我会影响到你。”

  慕迟曜的这句话,对她来说,诱惑还是很大的。

  能进慕氏集团总部工作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工作能力都十分的突出。像言安希这样的毕业生,想要进慕氏工作,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