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日期一次又一次地推着。提前的婚礼策划押金可以退还吗?法院裁定

我回到农村举办了一场新的婚礼:我自己策划,村民们都称赞了,我正在积极寻找
2022年5月25日
婚礼策划预付定金可以退还吗?法院裁定
2022年5月28日

婚礼日期一次又一次地推着。提前的婚礼策划押金可以退还吗?法院裁定

大洋网讯 原本欢欢喜喜定下了结婚日子,也选定了婚宴酒店,预交了婚宴以及婚礼策划定金,不料,因为疫情、家人病逝、怀孕生子等原因,婚期一推再推,那此前预交的定金能退回吗?记者昨日了解到,一对新人就为此告上法院讨说法。

婚期一再推迟要求退回定金

2019年底,黎某向某酒店预定58880元的含有婚礼策划服务的婚宴套餐,酒店向其提供了婚礼策划服务合作方树某公司的联系方式。

2020年3月10日,在向酒店确定可以在上半年举办婚宴后,黎某联系树某公司在酒店协商婚礼策划和内容,并在树某公司要求下签订了一份《婚礼策划服务协议书(定制版)》,约定了婚礼日期在当年5月18日,婚礼策划服务内容及费用总额19800元,其中第一期定金5000元在签订协议时支付。协议签订当天,黎某向树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某支付了5000元。树某公司收到定金后也着手进行了婚礼方案的设计。

此后,酒店通知因疫情防控不能在5月份办婚宴,黎某遂于4月7日将婚礼改期至6月28日,但期间因黎某有亲人过世又再次要求改期暂定至2021年2月,树某公司均应允。此后黎某有身孕并生育,黎某因而在2020年12月29日提出取消婚礼。酒店退回了婚宴定金,但树某公司拒绝退回定金5000元。

法院判决退回大部分定金

黄埔法院查明,广东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从2020年5月9日零时起由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调整为三级响应,生产生活秩序逐步全面恢复正常化。树某公司在2021年2月22日收到本案起诉状。庭审中,树某公司确认提供策划、摄影、摄像、化妆、主持五项服务,但其尚未给摄影、摄像、化妆、主持支付定金。黎某表示考虑到树某公司有实际付出,可以不要求全额退款。

法院经审理判决:原告黎某与被告树某公司于2020年3月10日签订的《婚礼策划服务协议书(定制版)》自2021年2月22日解除。被告树某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黎某退还定金4000元。

法官说法:根据公平原则予以适当补偿

经办法官指出,本案是一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产生的婚礼策划服务合同纠纷,争议的焦点是委托人黎某主张受托人退回定金有无依据。

首先,案涉服务合同约定的费用总额为198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金数额不应当超过该价款的20%即3960元,而树某公司收取了5000元,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

其次,虽然广东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从2020年5月9日零时起由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调整为三级响应,但因双方早在4月初就已经协商确定婚礼在6月28日举行,再临时更改回5月18日并不现实,事实上双方也没有就此协商提前举办。

此后,黎某因亲人在原定6月28日婚礼前过世需守孝而再次推迟婚礼,符合我国习俗,结果在一再延期的过程中,黎某怀有身孕并生育,且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底再次趋紧,因而黎某提出取消婚礼,解除与树某公司签订的《婚礼策划服务协议书(定制版)》,符合法定合同解除条件,亦符合常情常理。

此外,作为包括该项服务套餐提供者的酒店都已取消了涉案婚宴,那么附属于该套餐的婚礼策划更没理由继续履行。

最后,树某公司并无向负责摄影、摄像、化妆、主持服务的单位或个人支付定金,与其向黎某宣讲的不符。因此,黎某主张树某公司退回定金,法院予以支持,但鉴于树某公司已进行了前期工作,有一定付出,造成了一定损失,黎某亦认可,根据公平合理原则,酌定赔偿树某公司1000元,树某公司应退回黎某定金4000元。

根据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定金是指当事人约定的,为保证债权的实现,由一方在履行前预先向对方给付的一定数量的货币或者其他代替物,具有担保属性。当任一方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时,给付定金一方无权请求返还定金,收受一方则需双倍返还。

而在本案中,当事人黎某因疫情防控推迟婚礼后,又因亲人去世再次推迟,两次推迟均符合法律规定,亦符合常情常理。结果在一再延期的过程中,黎某怀有身孕并生育,且新冠疫情在2020年底再次趋紧,从常人角度来看,婚礼举办意义已不大,且符合法定解除事由,黎某解除合同于法有据。但树某公司前期已进行了策划,根据公平原则应对其损失予以适当补偿。

同时,在此需要提醒当事人注意,虽然疫情防控期间,可以援引不可抗力、情势变更等法律规定主张解除合同,但是涉案当事人依然要做到及时沟通协调、提供更多解决方案,将双方损失降到最低,实现真正的公平正义。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六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第十条 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第五百六十三条第一项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第五百八十六条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的担保。定金合同自实际交付定金时成立。

定金的数额由当事人约定;但是,不得超过主合同标的额的百分之二十,超过部分不产生定金的效力。实际交付的定金数额多于或者少于约定数额的,视为变更约定的定金数额。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通讯员黄埔法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章程

[ 编辑: 李若凡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