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2017年成都婚纱摄影前十强排名出炉
2018年1月6日
「惜惜摄影」三亚厦门蜜月旅拍需要做哪些准备呢?婚纱摄影旅游秘籍
2018年1月6日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一般我们把竞争白热化、充满血腥的行业市场称为“红海”,毫无疑问直播行业就是一个竞争激烈、招招见红的地方,在虎嗅网的一篇对4500名主播的调研中,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占86%,而收入在10000以上的头部主播只占5%。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可怕的是,月收入100以下的主播超过7成

在这样一个残酷的行业中,小米游戏主播骚牙(ID:骚牙伏地魔,直播号169019)显得游刃有余,无论是对待游戏还是直播行业,骚牙始终保持着轻松看待的心态。

这份表里如一的诙谐和乐观,是我在之前的采访中不曾见到过的。

一位辽宁室友和70块钱

骚牙除了直播《小米枪战》外,还是一位娱乐主播,这使他的直播中总是充满欢乐的气氛,也为他凝聚了16000余名粉丝,骚牙前期的打法非常伏地魔,通常情况下,他都会伏在一个地方练枪法,不过随着枪法和技术的日益精进,骚牙也渐渐浪了起来。

骚牙用三句话总结了自己的打法特点:

  • “我玩游戏不靠视力,听声音就知道他大概捡了什么子弹或者在吃药回血,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

  • “我进屋绝对不走门,我一般都跳窗户。”

  • “伏地魔是对我的偏见!我是一个战术选手。”

语毕,他被自己的话逗乐,开心得笑了起来……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骚牙487米外轻松击杀敌人

“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和经历是有关的吗,还是说天生就是这种性格。”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骚牙直言自己“逗逼”的性格都是因为上学时期的一位辽宁朋友所赐,他打趣地说:“1个东北人和5个南方人住一起,毕业了就是6个东北人;1个辽宁人和5个东北人住一起,毕业了就是6个辽宁人……”因为这位辽宁好哥们儿的影响,老家在黑龙江的骚牙现在张口说话还是一股辽宁味。

2016年初,身边的朋友开始劝说骚牙去做娱乐主播,“你这个逗逼别浪费天赋啊!”面对朋友们的“盛情邀约”,骚牙试播了一段时长,惊喜的发现有观众喜欢看他的直播,他一直记得第一天开播后,收到了70块钱的收入。

“我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原来这个东西(直播)还能赚钱,我拿着这70块钱晚上出去吃了一顿烧烤。”就这样,骚牙在70块钱和一顿满足的烧烤中开始了自己的直播之路,现在的骚牙无论是做娱乐还是游戏主播,每月的收入都能达到5位数。

从事直播以来让骚牙感到最开心的是粉丝们的关怀:“现在积累的粉丝们对我特别好,换季的时候会给我买衣服,有时候给我送吃的,经常我在直播的时候,他们送的外卖就到了。”

如果非要说苦恼的事情,骚牙往往会因为直播太晚而导致第二天上班迟到,这时我才知道,骚牙并不是一位专职的直播,他还有其他的职业。

从婚纱摄影到药品代理

“简单的说,我现在是卖药的。”骚牙的本职工作是药厂的互联网代理商,为了进入这个行业,骚牙自学药品批号和药厂分类的知识,毕竟在上学期间,他所学的专业是婚纱摄影……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学生时代的骚牙

“学的东西不一定会成为以后的职业,比如我一个哥们儿是学医的,现在在当小学老师。”

曾经骚牙对婚纱摄影充满了憧憬,“又挣钱、又浪漫还能各地去旅游。”他带着这份理想开始在哈尔滨求学,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毕业前学校强迫骚牙去上海实习一年,实习完才能领毕业证,每月只有1000元的实习工资,且不包吃不包住。

无奈的骚牙和5位同学挤在一个隔断房内,每月3000的房租分摊下来,每个月给骚牙生活的钱只剩下不到500。

“在上海我最怕的就是去剪头发,在老家剪个头发最多15块,而在上海往往要好几十,剪完头发我连吃饭的钱也没有了。”

而且实习的骚牙甚少能碰相机,平时只能做做拎包、扛反光板、拿婚纱、撑裙子等杂活,一次他跟这摄影师去外滩拍外景,扛着大量器材的骚牙汗如雨下,看着拿着自己数十倍薪资的摄影师,萌生了去意。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仅存的实习照片,对于骚牙而言,那是一段不想留下回忆的时长

“我想到达他的位置可能需要十年的时长,而且他不退休,我可能还得继续熬着。”投奔药品代理后的骚牙有了一份稳定的工资,不过他悄悄告诉我,其实直播的收入起码是工资的三倍,不过骚牙始终把药品代理放在第一位,面对我的不解,他说道:

“我始终认为直播是一碗青春饭,如果近几年我没有一个大的改变或者转型,最多只能再做几年直播就会被更新换代淘汰掉,而且有份稳定的工作,父母和朋友对于我的直播事业也会比较理解,即使不理解的人,也只会把它当成我平时的消遣,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冲突。”

不得不说骚牙对于直播行业的认知即理性又透彻,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此前采访的几位主播或多或少都和亲人间,在直播事业上存在着代沟,尤其是同为小米直播的小白,他就因为直播的问题曾在直播中,当着观众们的面被父亲GANK。

骚牙偷偷告诉我,他刚好目击了小白被GANK的整个直播现场,而且将这个八卦传播出去的,也是骚牙。

“我唯一服气的就是小白”

整个访谈中,骚牙和我就小白的话题聊了不下10次,就骚牙至今还单身的设定和上心程度,让我有了一些邪恶的怀疑……

这种怀疑并不是空穴来风,我摘取了他的对小白的语录,大家体会一下:

  • “小白弱我是真的是认了,真的打不过他,小白那是拿生命在玩游戏。”

  • “粉丝们都叫我二哥,因为我只比小白差,每次玩《小米枪战》如果得个第二名我挺开心的,粉丝们就会发“不愧是二哥”的梗。”

  • “我其实是想把小白收成小弟,等到以后有比赛的时候带上他一起。”

  • “小白对未来的规划和炒作自己都比较弱,如果需要有个人去给他规划一下,我觉得我去做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仅如此,骚牙还能背下小白被父亲GANK当天的弹幕信息,一副粉丝的状态,话语间透露出浓浓的爱意:“有的说小白打不过他爸,他爸有三级头三级头盔;有的说他爸不应该打他,我有这样的儿子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为此骚牙还编了“小白曾经是个王者,后来他爸来了”的梗成为粉丝间最为熟知的一句话。

听完他的一顿述说,我的脑海里自动响起了《如果这都不算爱》的BGM……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直播中的骚牙

寄语

骚牙喜欢边玩《小米枪战》边聊八卦,偶尔还会说几句“韩语”逗大家开心。用骚牙自己的话说,他的直播起步还算顺利,不出意外的话会继续坚持下去,进入直播行业他认识了很多的人,从一个小白混到了现在的老油条。

“说实话,直播《小米枪战》比起纯娱乐的直播在收入上要缩水三分之一,不过我真的喜欢这款游戏,还是想继续播下去。”

骚牙直播《小米枪战》时用4部手机,其中有一部手机是参加《小米枪战》比赛的奖品,他一共赢过两部手机,另一部手机被他送当作抽奖送给了粉丝。

小米游戏专访主播骚牙:不想做婚纱摄影的药品代理不是好主播

骚牙平时的直播设备

平时,骚牙一部手机玩,一部手机看自己直播间的弹幕,剩下的两部手机负责看其他直播间的情况,他具体看谁的直播间我不敢说,但我敢打保票,其中一部手机肯定长期盯着小白的直播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