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恋爱之名骗色又骗财,七年后他栽在自己儿子手里,都说这是天意

徕丽婚纱摄影分享:拍婚纱照时改如何做表情
2018年1月28日
拍婚纱照怎样更上镜
2018年1月28日

借恋爱之名骗色又骗财,七年后他栽在自己儿子手里,都说这是天意

2004年秋天,摄影专业毕业的金苗卖掉了父母的住宅楼,又从亲戚朋友那里筹借了十多万块钱,共投资三十万元,办了一家婚纱摄影工作室。

借恋爱之名骗色又骗财,七年后他栽在自己儿子手里,都说这是天意

在父母的帮衬下,苦苦打拼了三年,金苗的婚纱摄影工作室在春城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金苗喜爱的事业发展起来了,她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也增加了自信心。

偿还了亲友的借款,手里还有几十万的资金。金苗从银行贷款几十万,花一百一十五万买下了临街法院拍卖的一栋门面房。那栋房子结构很好,楼上楼下,二百多平米,楼下还能停车。只半年的时长,这栋门面房就涨到了二百多万。

渐渐的,金苗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她的收入也翻番增长。事业有成了,可金苗的婚事却亮起了红灯,年近三十的金苗还没找到意中人。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在她焦虑不安时,一个又高又帅的白马王子走进了金苗的生活。这个男孩叫郑正,大学毕业,比金苗小两岁,也是学摄影的,他还选修了计算机专业。

金苗的婚纱摄影工作室有了郑正加入,生意比以前更好了。两个人一合计,将金苗婚纱摄影工作室改成了婚纱影楼。郑正和金苗接触了不到半年,他俩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金苗三十一岁生日那天,她和郑正有了人生的第一次,两个人已经计划好了,忙过五一黄金周就举办婚礼。

两个人正准备结婚时,郑正突然说他家亲戚出了点事,急需十万块钱。当时金苗刚还完了贷款,手里没有多少钱,郑正就提出了用影楼的房照抵押贷款。可能当时被热恋冲昏了头脑,金苗啥也没想就同意了郑正的要求,一切都委托郑正去办理。

之前贷款时金苗曾请银行的信贷员吃过几次饭,相互都很熟悉,郑正去办理贷款时那位信贷人员还给金苗打了电话,金苗啥也没问就说是郑正是她未婚夫。第二天金苗去银行签字按了手印,还提供了身份证复印件和影楼营业执照的复印件。

很快,贷款就下来了。贷款到账的当天,郑正却突然不见了,就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郑正不见了,金苗也发现自己怀孕了。找了大半年还是没有郑正的音讯,金苗打算做掉孩子时,医生却告诉她不可以,她的身体不允许。

转眼就是一年,金苗的孩子刚出生两个月,她接到了银行催还贷款的电话。一听郑正当时贷了一百万,金苗差点没吓死。当时明明说的是贷十万,她自己也太粗心了,没核对数额就稀里糊涂签了字,还按了手印。

借恋爱之名骗色又骗财,七年后他栽在自己儿子手里,都说这是天意

因无力偿还贷款,银行起诉到法院,法院查封了金苗的影楼。之后,金苗带着幼小的儿子,天天奔走在公安机关、法院和银行。警察抓不到郑正,法院低价拍卖了影楼,金苗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差点没寻短见。

去年春天,金苗带着六岁的儿子去了杭州,在杭州一家影楼做摄影师,孩子去了幼儿园的学前班。

六一节那天幼儿园放假,金苗也请了假,之前她就答应带孩子去公园。快到公园的时候,她儿子说要吃雪糕,就在金苗掏钱买雪糕的时候,金苗的儿子突然把手中的半瓶酸奶扔向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奔驰越野车的前风挡玻璃上。车上的人下来,一句话也不说,逮住金苗的儿子就打。金苗回头一看,赶忙转过脸去拨打了110报警电话。车上下来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差点没害死她的郑正。

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警察赶来了,躲在冷饮摊后面的金苗才出来抱起了呜呜大哭的儿子。

事情是这样的,郑正骗了金苗就来到了杭州,他加入到了炒房者的队伍,现在的郑正已是身价千万的房屋中介公司的老板了。

眼下,警方查封了郑正的公司和账户,郑正已被押解回到了东北,金苗请了律师,正在追讨她的直接损失、间接损失还有孩子的抚养费和精神损失费。

借恋爱之名骗色又骗财,七年后他栽在自己儿子手里,都说这是天意

常言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伤天害理的郑正逃到了杭州,最终还是落入了法网,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和良心的谴责,法律也一定会还给金苗母子一个公道。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作者:草根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