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富二代结婚他嫌百万婚纱贵,我说了几个字他往我卡上打3亿

心理测试:4套婚纱礼服,哪个最贵?测素颜的你能吸引多少异性
2018年2月19日
下雨天怎么拍婚纱照呢?
2018年2月19日

跟富二代结婚他嫌百万婚纱贵,我说了几个字他往我卡上打3亿

跟富二代结婚他嫌百万婚纱贵,我说了几个字他往我卡上打3亿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莫飞 | 禁止转载

田灵和张毅订婚了,过了这个冬天,俩人就要迎来婚期。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的结合是注定的,因为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天生的一对,不光因为田灵的领导父亲和张毅的J市首富父亲门当户对,还因为两个人本身就足够优秀。

田灵才华出众、海归博士、教育大咖。她创办的教育机构,在J市已有多家连锁。

张毅博闻强识,财商极高。不到三十岁,自己的公司就已颇具规模。

早年张父与田父是战友,所以田灵和张毅从小同住部队大院,算得上青梅竹马。高考结束时,他们互通情愫,正式成为情侣。

田灵留学归来,张毅创业有成,经过七年爱情长跑,两人终于订下婚约。在旁人眼中,他们就是现实生活中的金童玉女。

1

“灵儿,你看这套婚纱好看吗?”

“毅哥,你眼光真好。这婚纱真是漂亮,就是有点太贵了。”

婚纱店里,张毅正拿着婚纱向爱人展示。听田灵这么说,他自然的望了眼标牌。

七位数?一件婚纱就要上百万。这价格让他也捏了把汗,但看着岳父岳母正坐在沙发上端看自己,他悄悄将汗抹去,仍旧撑着笑容。

“一点都不贵,你身材这么好,只有这样的婚纱才配得上你。”

“你就知道取笑人家。”

田灵微微抿笑,娇起嗓子,像是刻意表现两人的爱意。

送走了田灵的父母,张毅回到婚纱店,卧在沙发上饮着茶水。

“灵儿,这婚纱价格也太夸张了吧,难道把碎钻当真钻卖了?”

田灵的好兴致瞬间被这句抱怨一扫而光,她抿着的嘴弧度大了些,像是讥讽。

“呦,怎么着,我还没过门就开始心疼起自己的腰包了?”

张毅注意到了田灵的情绪变化,他无奈的为自己辩解:“哪能啊,我这不是为岳父大人考虑吗。一件婚纱就要上百万,办完婚礼不得上千万?咱是花得起这钱,但是也得注意注意影响是吧?”

田灵显然不吃这套,她像是要倔强到底。

“不用你在这假惺惺,你不买,我自己赚钱买。”她丢下这句话,也将婚纱扔给了店小姐,推开门走了出去。

婚纱店外雪花飘的正大,张毅低声讲了句粗口,不大情愿地抬起自己的屁股,拿着店门前的雨伞,跟着田灵走了出去。

“你慢点,雪这么大,再摔到你。”

虽然嘴上关心,但张毅独自撑伞,脚步仍不紧不慢,并没有追上去的意思。

田灵没走两步,一辆黑色奥迪车停在了她的眼前,年轻的男驾驶员下了车,为她打开车门,待她坐稳,又回到了驾驶座上。

张毅小跑了两步,跟上奥迪车,砰砰地敲起车窗。

“快开门!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你发什么神经?”

车里的人好像听不见似得。张毅又敲了敲前窗,冲着驾驶员喊道:“小吴,给我把车门打开。”

被唤作小吴的驾驶员咧嘴一笑,露出八颗健康的白牙。

“对不起了张哥,田姐她不让你上车,你就委屈委屈,自己打个车回去吧。”

说罢,小吴踩下油门,留下了一团汽车尾气。

吃了几口尾气,张毅把怒火全部宣泄在路旁的垃圾箱上。

“我呸,一只狗还敢给我甩脸子!还有田灵,等老子娶你过门再好好收拾你。”

2

其实,天生般配可能只是旁观者对他们的美好憧憬,经过七年的消磨,他们的感情早就被对方撕得干净。

车轮轧着厚雪,在公路上缓缓的开着。车外的宁静和车内的聒噪产生了鲜明的对比,田灵红着脸,数落张毅的种种不是,声音不自觉大了些。

吴杰像往常一样,静静地开着车,也静静地听着田灵的情绪宣泄,直到田灵宣泄倦了,躺在后座上有了睡意。

出了市区,向着家属楼行驶,郊区路上的车少,车却更慢了。

吴杰望了眼后座上已然睡沉的田灵,犹豫了一会,轻声说:“田姐。”

田灵半睁着眼睛,眉梢上仍留困意。

“跟你说过,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田姐。”

话语不像是责怪,反倒生出几分暧昧。吴杰顿了顿,又言:“灵儿,你上次让我找的侦探,好像真的有什么发现。”

田灵树起身子,这消息促使她来了精神。

“什么发现?”

吴杰打开副驾驶的抽屉盒,在里面拿出了一个土黄色的密封袋。田灵接过察看,忽而,她浑身颤栗,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平复下来。

“这混蛋果真变了心。”

密封袋里,是几张照片。照片上,张毅搂着一个二十左右的女孩,正亲亲我我腻在一起。田灵觉得那女孩眼熟,仔细一想,好像在电视剧上见过。

“男人都是色胚,这样的戏子能给他的事业带来什么助力?”

田灵眼角湿润起来,吴杰忙抽出两张纸巾,轻轻为她拭去泪水。

“灵儿,再怎么说,张毅还是你未婚夫,这种事可不能宣扬出去。”

田灵的鼻子有些泛红,她囔囔着叹了口气。

“这些我懂,我俩的婚约是上一辈人就定好的,这事宣扬出去,我父亲脸上也没面子。但张毅敢偷人,我也绝对轻饶不了他。”

3

几日后,田灵远在帝都的舅舅一家归乡探亲。午饭时,说起张毅,就想见见这未来的外甥女婿。

田灵发了条短信,告知张毅务必半小时内赶过来。可是到了太阳落山,张毅的车才在田玲家车库里出现。

他提着大包小包,急匆匆地进了门,鞋也没来得及换,进了客厅先赔不是。

“舅舅、舅妈,我在工地正签着合同,灵儿突然跟我说您来了,我就抓紧去城西翠仙坊买了些小礼物,来回路上堵车,到的晚了些,您别见怪。”

舅舅、舅妈笑得合不拢嘴,直夸张毅懂事,灵儿同他结婚后肯定享福。

张毅笑着摆手,田灵却一把跩住他的袖子,将他拉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张毅褪去了严谨的模样。他像是渴坏了,坐在书桌上,剥开一个橘子,独自吃了起来。

“怎么着,前两天还生我气,今天就想我了?”

话刚说完,他意识到气氛不太对,田灵板着脸,满目怨念。他以为是前两天的怒气未消,于是摆出讨好样,掰了一半橘子递了过去。

田灵甩开他的手,张毅吃痛,橘子掉在了地上。

“滚蛋,我让你半小时到,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

田灵的恶劣态度让张毅也冒起了火。

“你一条信息,我立马把工地的合同放下,又赶着去买了礼物,这不是为了你的面子吗?不就来晚了几个小时,我看你是鸡蛋里挑骨头,诚心找事。”

田灵嗤笑道:“张毅,你真当我是个傻子啊。还合同、还礼物,你这些事一般不都交给助理吗?这一个大下午呦,够不够你跟那狐狸精幽会一次啊?”

张毅心惊,口气不自然地弱了几分。

“灵儿,你别听别人瞎说。”

田灵拿起书桌上的密封袋,猛地一扔,砸在张毅的身上,袋里的照片漫天飞散起来。

“你做的好事,你自己看。”

张毅又想发火,但当看到四散的照片,他像是被人绊了个趔趄,忽然伏在地上,慌张的将照片一一捡起,撕了个粉碎。

门铃响了。由于家中来客,田父提早回家了。

门外舅舅与田父的交谈声,让张毅更加慌了神,他将粉碎的照片收拾干净,绝望的看着田灵。田灵并没有理睬,她朝客厅走去,敞开了书房的大门。

门一打开,田父就发现了里面的异样。

“小毅,你在地上干什么。”

张毅欲张口,被田灵抢了话。“他刚才给我剥了个橘子,掉地上弄得满是残汁,我让他收拾干净,以免招了蚂蚁。”

张毅暗自松了口气,发软的腿似乎也恢复了些力气。

“招就招了,小毅你快起来。”

田父扶起张毅,回身用手指弹了一下田灵。

“你呀,被我宠坏了,就知道欺负小毅。”

田灵摸着脑壳,蛮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张毅。

“还不知道是谁欺负谁呢。”

4

J市郊外的小别墅里,张毅躺在一张大床上碾转反侧,他头发蓬乱,胡须毛咋,一脸颓废样。

“怎么办啊,田灵已经知道你和我的事了,她肯定不会跟我结婚了。”

床的另一侧,身穿粉红裙子的年轻女孩抱着一个毛绒抱枕,想要安慰他,却找不到说辞,于是她摸摸张毅的头发,想要理去他的烦忧。

“知道就知道了呗,你们俩不是早就没有感情了吗?”

若是平常被这细嫩的小手一摸,张毅的情绪兴许就能稳定下来。但今天不同,她今天越是这样,张毅反倒觉得刺挠。

“你怎么这么蠢呢,我要是和田灵接不了婚,不但我父亲会因此看不起我,田灵父亲也会记恨我,到时我还怎么在J市立足啊。”

女孩把头埋在了抱枕里,不一会,就抽泣起来。“你现在嫌我蠢了,当初追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蠢,为了给卧病在床的父母治病,我好好的演员不当,跟了你这个王八蛋。”

张毅最见不得她哭,他赶忙在床上起来,搂住女孩,轻声安慰。

“宝贝,我错了,我不该乱发脾气,我这不是怕她针对你吗。”

突然,他摸着额头,被自己的话点醒。

“对,宝贝,这些日子你得先回老家避避,省得田灵找你麻烦。我单独找她一趟,把这件事情摊开谈谈,事情总得解决。”

女孩抬首,她眼睛通红,拨浪鼓一般摇着头。

“不行,我父母还在医院,我得陪在他们身边,他们需要我照顾。”

张毅轻抚她的后背,让拨浪鼓停了下来。

“你放心,宝贝,我给二老请了最好的护工,你就离开几天,等我和田灵商量完,我就把你接回来。”

女孩被张毅送到了火车站,张毅像是不放心什么,一直看她进了站方才离开。

但令张毅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刚走,准备登车的女孩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肩膀。

“韩凡凡小姐对吧?我是吴杰,田姐想见你。”

5

张毅甚至都忘了,韩凡凡是什么时候走进了他的生活。他回想刚认识她那天,是在生意伙伴组织的party上。

生意伙伴的party,是富商圈子的小秘密。

一帮生意人,坐下喝闷酒,是多么的无趣。生意伙伴明白这一点,于是组织了这种聚会。他邀请明星、嫩模一起参加,这些所谓的明星多数在娱乐圈不温不火,但姿色不凡。为了赚些钱财,甚至还会进行肉色交易。

那天房间里灯红酒绿,随处可见穿着比基尼泳装的少女来回度步,空气中的欲望满溢到喷张,让人逐渐迷离。张毅无暇于此,他不屑于理会这些“妓女明星”,他参加Party,只是为了签订一份合同。

但是命运还是想让张毅与这场Party发生一些关系。在那个无人的角落,张毅听到了哭声。

怎么会有人哭呢?张毅不解,并带着不解找到了哭泣的女孩。张毅看着她,看那身着小号比基尼的葱白身体,眼圈泛红,像是受了极大地委屈。

女孩发现了注视的目光,也就少顷,她红了脸,用外套盖住了身体,并怒叱:“看什么看。”

女孩装纯的样子很是可爱,或者她是真纯呢?一定不会,这个房间的女孩哪个会是纯洁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女孩还是引起了张毅的好奇心。他为自己点上一支香烟,又向前递上一支,女孩却摇了摇头。

“不会?真少见。”

“这有什么少见的,女孩会抽烟才少见吧。”

张毅指房间中心舞池中舞动的身姿,吐出一个烟圈。

“这里的女孩都会。”

女孩惘然,她的声音如蚊子细咬。

“我和她们不一样。”

“哪不一样?”

“我父母重病,来这是为了赚医药费。”

张毅揶揄。“呵,还是一出苦情戏。”

女孩没有说话,眼圈的颜色更红了,她摆弄着手指,一副无助又可怜的样子。

张毅默然,为她披上外套。

“走吧。”

“去哪?”

女孩诧异之时,张毅早已走出了房间。

“去看看你父母。”

张毅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兴起,生活却和女孩交织在了一起。

6

看到眼前的三根手指,张毅脸上的表情呈现着愤怒。

趁着韩凡凡回乡,张毅约了田灵在一家咖啡馆包间里谈条件。他没想到,自己高学历的未婚妻提出的条件竟然是钱,而且是三亿巨款。

三亿对于张毅的父亲并不算多,但对于张毅来说可是要了性命。他发现自己和田灵仍留的一点感情彻底断了,田灵正用金钱狠狠的羞辱自己。这让他恼怒,所以他一口回绝了这个条件。

而田灵却显得并不意外,她慢慢搅动着杯中咖啡,像看戏一样看着张毅发脾气。

“我财大气粗的毅哥,你可得考虑清楚,要是想不明白,我就把照片底板给张叔叔,看看他是什么态度。”

张毅虽然生气,但他始终是只在商场里摸爬滚打的老狐狸。他含住了一块冰,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田灵,尽管我和那女孩发生过关系,也只是一时糊涂。只有照片并不能说明什么,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可以说这是伪造。”

“就知道你是个无赖。”

田灵的笑意更浓了,她掏出手机,手机上自动播放了一段视频: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韩凡凡被五花大绑,她的嘴用胶带封住,只能靠着眼神诉说委屈。

“不知道这个女人和你对峙,张叔叔会相信谁呢。”

此时的田灵就像是一个恶毒的小女人,用不堪的手法施展自己的报复。张毅刚刚平息的愤怒又被激了起来,他现在甚至有了掐死眼前女人的冲动。

“你真是个疯子,这是绑架!”

田灵收起手机,一杯冰水泼在了张毅脸上。

“张毅,对付你这种无赖,我只能采取极端措施。”

冰水冷冽,张毅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

“好,我答应你,你不要伤害她。”

这句话又招来田灵的一个巴掌,鲜红的手印让张毅痛的呲牙,他瞪着眼前的女人,却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成了一个泪人。

“呵,我在你心里竟然真不如那个戏子。”

7

田灵在咖啡馆出来时,黑色奥迪车如往常一样,停在路旁静静的等待。

她坐在了副驾,放低座椅,扭动着疲惫的身子。

车并没有立即发动,吴杰望着她,像是准备变成垃圾桶,等待不满情绪的宣泄。

田灵本来沮丧的脸,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张毅同意了,钱明天就能到账。”

吴杰也跟着笑,嘴唇一弯露着洁白整齐的牙齿。

“那恭喜田姐,你的教育机构有了这笔资金,就算不用上市,也能扩大规模了。”

田灵冲吴杰靠了靠身子,侧头枕在他肩膀上,手心挽起了方向盘上的胳膊。吴杰并没有惊讶和抗拒,他把田灵搂在怀里,让她的头顺着肩膀滑到他厚厚的胸膛上。一会摸摸她的耳垂,一会又撩拨起长发,田灵如同一只被搔挠的猫咪,十分享受。

但那只是享受,吴杰并没有逾越什么。他把田灵扶了起来,如往常一样发动车辆,缓缓的驶回了家。

但就是因为吴杰的若即若离,让田灵好像找到了少女情怀。她的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入夜之时,她不知哪来的胆子,悄悄溜出了房间。

田家的私宅底上两层,楼下警卫室旁单独为驾驶员设置了一个房间。田灵推门进去,小卧室里四四方方,白被单、绿被子,陈设简单,格外的干净。

书桌上的台灯闪着莹莹的微光,空气里充斥着清新的香皂味。吴杰穿着白背心,坐在书桌前在一本黄皮日记上写着什么。

见到田灵进门,吴杰收起了日记本,起身披上了外套。

“田姐。”

田灵迎了上去,环抱住他的身子。屋内暖气很热,他的身躯却格外冰凉。

“我不是告诉过你,没有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田姐了吗。”

吴杰想推开了她,她又死命抱住。

“我和张毅,只是为了满足上代人的愿望,就算结了婚也是可以离婚的。你说我一个女人,在外面这么拼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离婚后经济有个保障,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吴杰轻轻拂过田灵的发梢,语气中透露出几分无奈。

“可我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看着吴杰眼里满目柔情,田灵仰起头轻吻了他。

“张毅的钱,我一分不动,你拿着它,去创一份事业。到时我离了婚,回来娶我好吗?”

吴杰心惊,身体不自觉晃动。“你难道不怕我带着钱逃跑?”

田灵灭了灯,解下腰间的绑带。

“你不会,我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是我的人。”

那年的冬天,J市的雪下个没完。趁着雪景正好,田灵与张毅被父母要求去外景拍婚纱照。归家时已是傍晚,家中却不见吴杰的身影。询问父亲,才知他亲人告病,突然递上了辞呈。

田灵心喜,想是吴杰答应了自己的心思。

她回到吴杰的房间,呼吸着他留下的气息。怀揣着睹物思人的意念,坐在书桌前,寻找他留下的物件。

她在抽屉里找到那本黄色的日记本,里面是吴杰的日记。田灵往时总笑他偷偷写日记,像是有什么心事,今天终于能够看看他的心思。

但当她全部看完,合上日记之时。

田灵疯狂地抓挠自己头发,她妆容尽毁,紫色的眼影和艳丽的口红被泪水混杂成骇人的紫红。她的嘴巴仍在笑,笑的狰狞,仿若入了魔。(原题:《感情骗子》,作者:莫飞。文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